当前位置:首页 > 国画经典 > 水墨画 > 正文
最新
水墨画家大师合作的作品欣赏
时间:2016-09-28     发布:admin

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黄胄的驴……已经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可你想过当他们的画笔相邀,让大家熟知的形象“跨界”上演,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吗?分享水墨大师合作的作品欣赏。

一、吴昌硕白石

 齐白石曾有诗曰:“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轮转来。”诗中的“青藤”是指徐渭;“雪个”是指八大山人朱耷;“老缶”是指吴昌硕 ,可见齐白石对吴昌硕的崇拜。

吴昌硕与齐白石《竹石双寿》

《竹石双寿》是海派书画领袖吴昌硕与京派书画大师齐白石唯一面世的珠联璧合之作。作品在保持整体风格一致的同时,

吴昌硕题款:满纸起秋声,吾意师老可,缘知不受暑,及时来独坐,辛酉小满,吴昌硕年七十八。吴昌硕赠给齐白石的此幅作品,齐白石在珍藏了三十四年后,添笔双寿鸟转赠其好友杨虎。

齐白石题跋:吴缶老之画不易得也,啸天将军藏玩,九十一岁,白石,添笔。

《竹石双寿》画面上,吴昌硕以遒劲质朴、老辣酣畅的笔触撇竹几杆,枝叶婆娑间,似传出爽爽秋风之声,颇有金错刀的金石气韵。右下方的一块山石则浑穆凝重,极有峥嵘之势。

 

二、齐白石与徐悲鸿

 在现代中国美术界,有“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之说。但世人只知白石翁对虾的喜爱,殊不知其亦爱钓虾,他曾自题:“五十年前作小娃,棉花为饵钓芒虾。今朝画此头全白,记得菖蒲是此花。余少时尝以棉花为饵钓大虾,虾足钳其饵,钓线起,虾随钓线起出水,钳尤不解,只顾一食,忘其登岸矣。”

此幅合画之作便是齐白石的虾,不同我们常见的是:一向在我们印象中擅画马也常画马的徐悲鸿补画的是菖蒲叶。

齐白石与徐悲鸿《菖蒲虾趣图》1948年

款识:白石。钤印:吾年八十八

款识:悲鸿补蒲叶,时戊子仲夏,北平客中。钤印:江南布衣
 

三、齐白石与李可染

 1947年,李可染执弟子礼于齐白石门下,稍晚,又从师于黄宾虹。受到两位传统大师的熏陶和指教,李可染既得齐师“墨块”、“墨线”之要,又得黄师“积墨”、“渍墨”、“破墨”之诀。牧牛图类创作是李可染一生为之魂牵梦绕的题材,甚至在1989年辞世之年,也从未曾中断。

齐白石与李可染《可与言》

 画幅右上方齐白石老人“可与言”三字,点出全画之生动的趣味,引人无数联想,而字体之苍劲、拙趣,又与画面中天真、平淡的意境相呼应。此图胜在李可染的笔墨;胜在白石老人的书题;胜在前后两代大师的合作;更胜在境外之致。
 

四、齐白石与陈半丁

齐白石与陈半丁高山流水般的情谊还要从1917年说起, 那年5月,55岁的齐白石为避家乡的兵匪之乱,只身到北京,想以卖画、治印为生。无奈当时齐白石的画作不值钱,心中不免落寞。但就是在这一年,齐白石结识了陈半丁。

齐白石是从陈师曾那里得知陈半丁的,初次谋面,便如旧相识一般,十分投缘。当天晚上齐白石登门拜访,看画、论艺、题画,更如逢知己,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慨。自此成为莫逆之交。当时,齐白石55岁,陈半丁42岁。

陈半丁得吴昌硕亲授,在绘画上追求苍拙、厚重和古艳的风格。齐白石在北京实行“衰年变法”,也以吴昌硕为主要学习对象,由八大式的简逸转为吴昌硕式的浑朴厚重。他们还都推崇八大山人石涛,都临摹他们的作品,都佩服他们特立独行的创新精神。

如1924年陈半丁画荷,1926年齐白石补成的《荷凫图》
 

五、齐白石与曹克家

曹克家,师从陈师曾、王梦白、齐白石、陈半丁诸氏,翎笔花卉,尽得师传。尤擅画猫,所作栩栩如生,神态逼真。

齐白石与曹克家《猫蛙图》

曹克家画猫以淡墨细线界定形廓,然后加以渲染、丝毛,用笔精细,丝丝入扣,点睛尤见精神。图中背景则由齐白石所补。
 

六、谢稚柳与陈佩秋

自古以来,夫妇琴瑟和鸣,夫唱妇随最为世人所歆羡,在书画史上更是如此。元代赵孟俯、管道升伉俪最为著名。观之当代,书画之家亦不在少数,最堪“赵管遗风”之称的,当属谢稚柳、陈佩秋伉俪。

谢稚柳出身常州书香世家,幼承庭训,受业于江南名士钱名山门下,醉心于古代书画的观摩、临摹早年学陈老莲,后上溯宋元,直追五代,工花鸟山水,精于鉴赏。德配夫人陈佩秋,1950年毕业于国立艺专,入职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1955年被上海国画院聘为画师,专职创作,最擅长北宋院体工笔花鸟

谢稚柳与陈佩秋《鸳鸯嘉藕图》

此幅谢稚柳、陈佩秋合作的《鸳鸯嘉藕图》,作于1958年5月,乃为赠予潘伯鹰与张荷君的结婚贺礼。

强强联手保留了每位艺术家的个人风格,兼容无间,十分和谐。是令人称赞的珠联璧合之作,真正地强强联手!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