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油画专栏 > 正文
最新
“红旗插上总统府”之一:南京是和平解放的吗?_历史
时间:2019-03-27     作者:南京黄飞鸿

1949年4月24日凌晨,人民解放军的先遣部队渡越长江,占领中华民国政府的首都南京,旋即进入民国政府的总统府,宣告了一个旧政权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在这个历史交替的时刻,座落在南京的总统府里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具体又涉及到南京这次解放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长期以来,众说纷纭。

首先,应该提到的是1949年4月24日凌晨解放军进入南京城,有没有随行记者拍照。回答是,随行的新华社记者邹健东不在这支队伍里,他是三天后奉命于4月27日赶过来的。占领总统府,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事件,它标志着一个旧政权的覆灭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邹健东认为应该拍下一些资料。他向有关领导建议: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我们也应该留下像“攻占冬宫”那样的历史性画面。虽然人迟到,但有些镜头可以补拍。

据说,标志十月革命的历史性画面“攻占冬宫”,就是补拍的。经领导同意,邹健东赶到南京,在官兵们的配合下,邹健东举起相机,于这一天上午10时许重新补拍“占领总统府”的“历史镜头”!在这组解放总统府的珍贵的历史照片中,就有那几张解放军官兵们在总统府门楼上欢呼的照片,同时还有列队冲入总统府、推开大门、降下国民党青天白日旗,升起一面红旗、吹号、冲入长廊等等一系列的照片。

这些补拍的照片弥补了一些遗憾,但4月24日占领总统府的那批官兵已在27日前调防离开,他们无法在这组历史性的镜头中留下自己的身影。到了1976年,上海画家陈逸飞、魏景山创作了著名历史油画《占领总统府》:一群英武的战士,荷枪实弹冲上伤痕累累的南京国民党政权的“总统府”门楼顶面,在那里升起了一面象征新生意义的红旗。背景是笼罩在浓烟战火中的城市。

这幅被誉为经典的著名油画,是作为配合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宣传之用的。据有关同志介绍,1949年4月毛泽东“闻说”南京解放(“渡江侦察记”里聂凤智给毛主席那份“我已踏上江南土地”的著名的电报),欣然创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领袖诗词已经有了,不能没有照片配合,这种遗憾只能请“油画”来再现“历史”的艺术性真实。

不料,这幅油画引起了不小的争论,其中最大的就是真实性。2010年上海画家李斌重新创作了与陈逸飞相同的这一题材作品,题目改为《424晴空万里·南京1949》。画面不同了:升旗的战士成为背景。一位身着白色旗袍的女性,与一位解放军指挥官握着手,站在总统府大门楼顶的最前端。他们身后,是一大群穿着、神态各异的人。有西装革履,有长衫礼帽,有解放军制服,有国民党陆海空军制服……景深处一片祥和,南京城晴空万里。

李斌的油画彻底颠覆了陈逸飞的《占领总统府》,旨在说明他所了解的“历史”:南京不是百万雄师过江打下来的,是“和平”式解放的。再说详细些:盘踞在南京的国民政府军队提前退出,揖让出了他们的首都。

1990年4月,率三野八兵团首先进入南京的陈士榘将军会见原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陈修良时说:“南京实际上是和平解放的,地下党起了里应外合的作用。(国民党)海陆空军多已起义,南京的守敌逃光了,解放军得以和平方式占领南京。”(见原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陈修良1990年6月致宋任穷的信。《陈修良文集》138页)

“南京实为和平解放的,地下党起了重大作用。”陈士渠、宋任穷等人在回忆录中,都肯定了这一事实。这一点更证实在那个历史的瞬间,善良纯朴的中华民族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是当时的人心所向,民心所指……

他们这一代见证人还提到了其他中共南京地下市委书记的一些情况,被肯定的一点是,陈修良在第一时间与渡江接收南京的部队首长相见。

原文刊于《当代》2018年第5期。作者张国擎,国家一级作家,书法家,我国吴语小说流派重要代表作家,发表文学作品逾二千万字,成书五十余部,《去尘荐微——总统府旧事新探》第一部已经出版第二部敬请期待。(关注微信公众号:NJHFHHH ,在旅行中感触历史)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