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栏 > 梵高 > 正文
最新
为百年前的"傲慢无知"道歉 (附百篇杰作)_文森特·梵高
时间:2019-10-07     作者:留美学子

【留美学子】 第1622期

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错和不知悔

徐竞草 画汇编【最绘画

【留美学子】特此鸣谢!

人的一生中难免会犯错。不过犯错是不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知错和不知悔。

1888年,穷困潦倒的荷兰失意画家文森特·梵高来到法国普罗旺斯的小城阿尔勒,在弟弟提奥的资助下开始没日没夜地画画。然而,长期的心理压力和感情生活的不顺,让梵到了崩溃的边缘,一天晚上,他割掉了自己的一只耳朵。伤被医治好后,梵高又投入到疯狂的绘画中去。

梵高的惊世骇俗之举,吓坏了阿尔勒的居民,他们觉得梵高是一个疯子、一个危险分子,随时会干出让他们始料不及的事,于是,不断地奚落和嘲笑他,希望他能早点离开小镇,还阿尔勒一份“正常的宁静”。

但梵高不愿意走,阿尔勒独有的黄色夜空以及田野里美妙绝伦的颜色让他欲罢不能。为此,他只能一边抵抗着居民的骚扰,一边加快速度,疯狂地作画,结果又画了三十多幅油画,包括那幅著名的《向日葵》。

看到梵高赖着不走,居民们决定联合起来请愿,让镇长将这个疯子送进精神病院关起来。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阿尔勒警察局最终将梵高所住的那间黄屋子给封了起来,强行将他送到普罗旺斯山丘上一家叫圣雷米的精神病院里。这时,梵高只在阿尔勒小镇待了一年多,他伤心得大哭了一次。

可谁也没想到,梵高死后,阿尔勒小镇因梵高在这里生活过并画出了不少杰作,一下子名声大震,成为著名的旅游胜地,吸引了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慢慢地,居民们开始心生愧疚,觉得对不起梵高,想要为他做点什么,以弥补当初犯下的错误。1925年,他们派出代表去了荷兰,找到了梵高的侄孙——J·梵高,向他表示真诚的道歉。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阿尔勒的居民觉得,仅仅向梵高的亲人道歉是不够的,他们还应该向全世界热爱艺术的人们道歉。于是,他们又采取了一项长期的、永久性的公开道歉措施——今天,当你来到阿尔勒旅游时,你会在当地的旅游手册上发现当局对当年驱赶梵高事件所做的道歉,最后一句是这样写的:“我们希望通过对您的热情招待来弥补当年所犯下的愚昧错误!”

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地自曝其丑呢?阿尔勒的现任镇长是这样回应的:

“如果当年我们心中没有世俗的偏见,不去蛮横地驱逐文森特先生,他将会在阿尔勒创造出更多的传世之作,那些都是人类共同的艺术瑰宝。所以,我们不仅要为自己的无知和偏见真诚道歉,还希望以此为戒,警醒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现在,在阿尔勒还设有一个梵高艺术基金会,专门用来0帮助那些像梵高一样有艺术天赋和艺术追求,但生活艰难的艺术家

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错和不知悔

梵高全集(480张高清作品)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最绘画,特此鸣谢!

梵高

生前曾有一个心愿“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家咖啡馆展出我自己的作品”。梵高去世百年,欧洲争相为他建造规模宏大的美术馆。梵高用自己的勤奋最终走上人类世界的艺术顶峰。

梵高于1853年3月30日生于荷兰北部一个牧师家庭,自幼性格孤僻、缄默而腼腆。18岁的梵高立志做一名画家。家里的亲人都不支持,只有弟弟理解支持他。他起初师从海牙画家莫夫,后来在法国南部的阿尔,结识了一批印象派画家,深受印象派和日本版画的影响。在阿尔期间,他画出了《向日葵》、《阿尔的吊桥》、《开花的果园》、《夕阳和播种者》、《伽赛医生像》等。

1888年,梵高离开喧闹都市,只身来到法国南部的田野。立刻陶醉这明丽的一望无际的原野中。自然的色彩竟然有这样绚烂,他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当地人非常好奇,这个人每天太阳升起背着一捆画布和颜料奔向田野,从来不与任何人说话。人们看到他的时候,都交头接耳:疯子来了!没人知道,众人眼里的疯子,就是人类世界最伟大的画家梵高,就是这个时期,就是这片美丽的田野,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油画作品诞生了!

梵高一生都不敢把自己称作画家。他的知音惟有自己的弟弟。他的弟弟提奥是梵高生活上的唯一资助者,也是艺术上的唯一支持者。提奥有着很高艺术鉴赏力,始终认为哥哥的作品是一流杰作,他把梵高的画作都非常小心翼翼的收藏100年以后,疯子的《向日葵》4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没有胡须的梵高》7150万美元天价!今天,梵高的家乡,荷兰的小镇,公路两旁边连绵数百里全种上向日葵,每年大批为梵高而来的世界各地游客,来纪念这位给向日葵注入了艺术血液的伟大画家。

1883 阿姆斯特丹的開合橋 荷兰格罗宁格博物

1883 荷蘭的花床 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1884-1885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

1884 集會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4 旧塔楼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1884 秋天的白楊樹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安特衛普雪景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飛狐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婦女頭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婦女頭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捲紗的婦女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藍色的女人的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籃子裡的蘋果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老者頭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絡紗機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馬的石膏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碼頭 私人收藏

1885 牧師房子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男子頭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農舍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努能的舊教堂塔樓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聖經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食用馬鈴薯者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陶器和瓶子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5 有白楊樹的小路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6-1887 葛樂蒂的磨坊 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博物

1886康乃馨和其他花卉 华盛顿克利格博物馆

1886 奧維附近的麥田 维也纳国家美术画廊

1886 巴黎的屋頂景觀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6 採石場山丘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6 从蒙马特看巴黎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1886 紅色罌粟花 美国康州哈特福特-伟兹沃尔斯博物馆

1886 花盆裡的瓜葉菊 荷兰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馆

1886 菊花和其他花卉 加拿大渥太华国家画廊

1886 蒙馬特的風車 东京石桥艺术博物馆

1886 蒙馬特的小坡路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6 蒙馬特風景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6 女子画像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1886 有劍蘭和翠菊的花瓶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6 桌上的紫蘿蘭花籃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6 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1888 水果靜物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阿尼埃爾之橋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1887 阿尼埃爾餐廳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巴黎城牆邊的道路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巴黎郊外 私人收藏

1887 貝母花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7 玻璃酒瓶和檸檬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餐館老闆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草和蝴蝶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成堆的法國小說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成雙入對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雛菊和秋牡丹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7 春天釣魚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7 從房間看巴黎景觀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戴草帽的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戴草帽的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戴氈帽的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紅捲心菜和洋蔥的靜物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花魁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1887 傑克島的風光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靜物與蘋果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酒杯與酒瓶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咖啡店女老闆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開花的梅子樹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克利齊的大道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蒙馬特的假期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蒙馬特風景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蒙馬特蔬菜公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蒙馬特蔬菜花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现代美术馆

1887 三本書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樹和灌木叢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樹木與樹叢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四朵向日葵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7 坦根畫像 巴黎罗丹美术馆

1887 香蔥花盆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沿著塞納河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搖籃旁的慈母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意大利女人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7 雨中橋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自画像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1887 自画像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1887 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7 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1889 看書的吉諾克夫人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8阿爾的舞蹈會場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8頂奎特爾橋 私人收藏

1888詩人公園三(公園裡夫婦) 私人收藏

1888 阿尔的比赛表演场所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88 阿爾的紅色葡萄園 莫斯科普希金美术馆

1888 阿爾的碼頭工人 西班牙马德里提森博纳米萨美术馆

1888 阿爾的女士們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88 阿爾附近的吊橋 德国科隆华拉夫理查兹博物馆

1888 阿爾附近的小路 格国德赖夫斯瓦尔德兰的斯美术馆

1888 阿爾花園小徑 荷兰海牙现代博物馆

1888 阿里斯康 秋天落葉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8 阿里斯康 私人收藏

1888 阿里斯康 私人收藏

1888 白色果樹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杯中花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播种者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1888 步兵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從窗戶看肉販商舖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從靠碼頭的平底船卸貨之工人 德国埃森富克旺博物馆

1888 吊橋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獨眼男子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梵高的椅子 伦敦国家画廊

1888 高更坐椅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海景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花開滿原野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花瓶裡的十四朵向日葵 伦敦市国家画廊

1888 花瓶中的夾竹桃與書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8 花园 私人收藏

1888 黃色房屋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旧磨坊 纽约水牛城公共美术馆

1888 軍人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老婦人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隆河的星夜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8 羅林嬰兒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麦田 巴黎罗丹美术馆

1888 麦田 荷兰阿姆斯特丹波尔基金会

1888 麥田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麥田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麥田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蒙馬茹爾日落 私人收藏

1888 螃蟹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普羅斯旺乾草堆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8 日落時柳樹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8 盛開的桃花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盛開的桃花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盛開的小梨樹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盛開的杏樹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聖馬迪拉莫海景 莫斯科普希金美术馆

1888 聖馬迪拉莫街道 私人收藏

1888 詩人公園(陽光下公園)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8 十二朵向日葵 德国慕尼黑新皮纳克提美术馆

1888 水道旁有婦女在洗濯 私人收藏

1888 桃紅色果樹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屋後的花園 私人收藏

1888 夕陽下的播種者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8 新犛過的土地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夜間咖啡館 美国康州耶鲁大学艺术画廊

1888 藝術家的自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有婦女在洗衣服的阿爾吊橋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8 在麥田的農舍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在聖馬迪拉莫海邊的漁船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1890 柏樹與兩個人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9-1890 午睡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9 阿爾盛開的果樹園 德国慕尼黑新皮纳克提美术馆

1889 阿爾盛開的果樹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 夜晚露天咖啡座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9 阿爾醫院的庭院 私人收藏

1889 矮樹叢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矮樹叢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綁乾草的農婦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採收橄欖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9 晨光照耀原野 (以牆為界的田野) 私人收藏

1889 橄欖樹林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橄欖樹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花瓶裡的十五朵向日葵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皇帝蛾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剪羊毛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靜物 畫圖板煙斗洋蔥和封蠟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9 雷醫師畫像 莫斯科普希金美术馆

1889 兩隻白色蝴蝶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羅林夫人畫像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羅林夫人畫像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9 麦田 捷克布拉格国家画廊

1889 麥田裡的農夫 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美术馆

1889 麥田裡的收割者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麥田裡的絲柏樹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1889 玫瑰花 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

1889 群山 纽约古金汉博物馆

1889 日出時春天的麥田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9 散步:飄落的樹葉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山腳的草地 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1889 聖保羅醫院花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聖雷米院館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 聖母懷抱受難的耶穌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絲柏樹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 桃花開滿園 伦敦可陶德学院画廊

1889 卧室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9 星夜 纽约现代美术馆

1889 夜晚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一雙皮鞋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9 有房舍和农夫的景色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89 鳶尾花 加拿大渥太华国家画廊

1889 院长夫人画像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89 約瑟夫.魯林肖像 荷兰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馆

1889 在阿爾的藝術家臥室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9 紫丁香花丛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89 自画像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9 自画像 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1890阿尼埃爾餐廳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90 愛德琳拉武 私人收藏

1890 奧維的房子 美国俄亥俄州托雷多艺术博物馆

1890 奧維的房子 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1890 奧維的風光 西班牙马德里提森博纳米萨美术馆

1890 奧維的教堂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90 奧維的葡萄園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美术馆

1890 奧維的瓦茲河岸 美国密西根州底特律艺术机构

1890 奧維的雨天 英国威尔斯加迪夫国家博物馆

1890 奧維景緻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除草者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1890 穿白衣的女孩 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1890 彈鋼琴的女人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1890 第一步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90 杜比尼的花園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杜比尼公園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1890 喝酒者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90 花瓶裡的紫色鳶尾花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90 嘉舍醫生的畫像 私人收藏

1890 雷雨雲下的麥田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麥穗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麥田群鴉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茂盛的栗樹花 瑞士苏黎世毕尔勒基金会

1890 玫瑰和甲蟲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母牛 法国里尔不扎美术馆

1890 农场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90 农舍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90 瓶中薔薇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90 日本花瓶中的玫瑰花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90 日暮風光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盛開的杏樹-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樹幹與樹根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土黃瓶鳶尾花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乡村小路 芬兰赫尔辛基美术馆

1890 雪地與農具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2 席凡寧根的白色地面 美国加州保罗盖兹美术馆

1884 織布的小屋 荷兰鹿特丹布宁根博物馆

1884 織布者 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1885 戴白帽的女農人 美国加州巴萨迪纳诺顿西蒙美术馆

1885 冬天雪中的公館花園 美国加州巴萨迪纳诺顿西蒙美术馆

1885 黃昏 私人收藏

1885 農婦於火爐烹調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5 食用馬鈴薯者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885 在農舍前工作的農婦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6-1887 三雙鞋 美国哈佛大学美术馆

1886-1887 自畫像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6 風車磨坊 德国杜塞道夫美术馆

1886 風車磨坊 荷兰沃兹勒市立博物馆

1886 風車磨坊 美国匹兹堡卡内基艺术中心

1886 風車磨坊 日本东京石桥艺术博物馆

1886 風車磨坊 英国格拉斯哥艺术博物馆

1886 蒙馬特附近的庭院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6 魚狗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887-1888 戴草帽的自畫像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7 阿爾的餐廳 英国牛津艾斯莫林博物馆

1887 從克利希大街看阿爾的工廠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美术馆

1887 茂盛的牧草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887 葡萄 檸檬 梨 蘋果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7 走在花園裡的婦女 私人收藏

1888-1889 靜物 德国德勒斯登新主人画廊

1888-1889 向日葵 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

1888 阿爾公共花園的入口 私人收藏

1888 出發到塔哈斯孔的畫家 烧毁

1888 公園裡的小徑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888 吉諾克夫人肖像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8 吉普賽人蓬車的紮營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8 母親與嬰兒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8 慕絲蜜 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1888 農夫肖像 美国加州巴萨迪纳诺顿西蒙美术馆

1888 普羅旺斯的收穫 瑞士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1888 普羅旺斯農莊 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1888 日落:阿爾附近的麥田 瑞士温特索尔博物馆

1888 盛開的果樹園 英国爱丁堡苏格兰国家画廊

1888 臥室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8 獻給高更的自畫像 美国哈佛大学美术馆

1888 鞋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8 岩石區 美国德州休士顿美术馆

1888 藝術家母親 美国加州巴萨迪那诺顿西蒙美术馆

1888 櫻桃樹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8 郵差約瑟魯林 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1888 正開花的果樹園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1890 採橄欖女人們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1890 瓶中鮮花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1890 罌粟田 德国不莱梅美术馆

1889 阿爾的女人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89 綁繃帶的自畫像 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

1889 婦女採摘橄欖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 橄欖樹纽约现代美术馆

1889 橄欖樹英国爱丁堡苏格兰国家画廊

1889 橄欖樹 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艺术机构

1889 橄欖樹林 私人收藏

1889 橄欖樹園 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1889 橄欖樹園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 橄欖園 美国堪萨斯尼尔斯阿德金博物馆

1889 割耳後的自畫像 伦敦可陶德学院画廊

1889 溝壑 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1889 花瓶裡的十二朵向日葵 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

1889 傑內普的水車 西班牙马德里提森博纳米萨美术馆

1889 靜物:一盤洋蔥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889 麥田與柏樹 伦敦国家画廊

1889 沒有鬍子的自畫像 私人收藏

1889 牧羊女 以色列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

1889 桑樹 美国加州巴萨迪纳诺顿西蒙美术馆

1889 山間小路上的兩棵白楊樹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

1889 聖保羅醫院背後的山地景觀 丹麦哥本哈根卡尔斯伯美术馆

1889 聖保羅醫院公園 私人收藏

1889 聖保羅醫院走廊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 聖雷米的白楊樹群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

1889 天使的半身像 遗失

1889 梧桐樹群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

1889 修路者 私人收藏

1889 搖籃曲 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1889 搖籃曲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1889 郵差 美国宾州加尼斯基金会

1889 有農夫的原野 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1890 愛德琳拉武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

1890 奧維的麥田和白色房子 私人收藏

1890 奧維的瓦茲河 伦敦泰德画廊

1890 奧維街道及階梯 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美术馆

1890 花園中的瑪格利特嘉舍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90 嘉舍醫生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90 寇迪威爾的茅屋 巴黎奥赛美术馆

1890 林中的两个人 美国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

1890 茅草屋 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90 玫瑰花 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1890 撒瑪利亞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890 天空下的柏樹 荷兰国立沃特罗库勒慕勒美术馆

1890 野玫瑰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90 夜晚的白色房子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1890 罌粟田 荷兰海牙现代博物馆

1890 有蝴蝶的長草地 伦敦国家画廊

1890 原野 德国慕尼黑新皮纳克提美术馆

1890 早晨-出外工作途中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留美学子】已发1621

【穿越9】命运在被丢弃火炉之前 刹那"开挂"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
热门